关于天一

about TianYi

0510 88773456

免费咨询热线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天一新闻 >

罗马尼亚患者的希望

门诊时间:08:00——20:00

了解医生

  2019年9月13日,我院的丁国梁主任收到了一封患者的来信。展开折叠成四四方方的信件,映入眼帘的赫然是一整页的英文字母,落款处是“Iolanda”(依奥兰达),一个罗马尼亚人。中国与罗马尼亚直线距离近8000公里,是什么样的故事让两个看似毫无交集的个体跨越遥远的国土产生了联系?这还要从12年前说起。  

  1989年,罗马尼亚爆发革命之后,很多农场主的财产被没收,其中就包括依奥兰达家。自此,她开始郁郁寡欢,整夜都睡不着觉。随着时间的推移,情况非但没有好转,反而越来越严重,已经表现出明显的抑郁症状。因为心情低落,精神恍惚,吃不好,也睡不好,依奥兰达的身体状态每况愈下,各种疾病纷至沓来。

  家人十分担心,带着她到处求医,可惜都没有效果,甚至有医生断言,以依奥兰达现在的身体状况,恐怕时日无多,四年已是生命延续的极限。反反复复无效的治疗与糟糕的护理让依奥兰达的免疫功能越来越差,也让她对本国医疗界的制度体系失去信心。

  2007年,在生命已近黄昏的失望与恐惧笼罩下的一家人,终于等来了转机。依奥兰达的女儿突然记起父亲曾经的一位学生来自中国知名高校,也许可以通过他的关系来到中国尝试其他的治疗方法。在辗转反侧的跨洋沟通中,依奥兰达一家人联系上了那位留学生,他已经是江南大学的教授。在这位教授的引荐下,依奥兰达认识了时正无锡天一中医医院坐诊的无锡市知名中医专家、上海市著名中医专家丁仲安传人——丁国梁主任。  

  那时候,依奥兰达已步入高龄,身体蹒跚,精神状态极差。家人陪着她漂洋过海来到了中国无锡。在无锡天一中医医院那间亮堂的诊室里,她终于见到了丁国梁主任。

  如果说在20世纪70年代,针刺麻醉术成功应用于外科手术让针灸走向世界,中医药学于西方社会初展头角,那么在很多外国人心里,应该存在着一丝对中医药神秘的向往。带着这点向往,在丁国梁主任一次次温和而有力量的鼓励下,即使有语言的隔阂,有文明的差异,依奥兰达心中那颗生命希望的种子依然强势破土,生根发芽。

  丁国梁主任行医四十余年,始终坚持理论与实践相结合,在心血管疾病、肿瘤、胃肠疾病以及各类疑难杂症的诊断治疗上,治愈患者逾万例,得到患者的一致好评,在无锡市颇负盛名。在他的辨证下,依奥兰达的病情难点被逐个击破,治疗思路拨云见日,豁然开朗。

  他一边写方子,一边通过翻译告诉依奥兰达,她的病因在肝上。中医上有句话叫“怒伤肝”,情志对于肝的影响是极其大的。肝在五行中属木,喜条达而恶抑郁。所以,抑郁、愤怒、悲伤等情绪因素都会损害肝,继而导致肝功能障碍,气机失调,精神情志活动异常,复又重现或加重郁郁寡欢、情绪低沉、多疑善虑等病理现象,中医称之为肝郁。如此循环往复,病情也就越来越严重。用西医的话来说,归因于肝脏里的血液不能充分供给心脏,心脏供血无法输送到大脑,导致大脑缺血。所以,治疗应从“疏肝理气”着手,使肝气条达,也就是改善肝脏对大脑的供血功能。  

  幸好,现实没有再一次给她带来遗憾。暂居在无锡的日子里,依奥兰达按照丁主任的指导坚持服药。一周后,依奥兰达的睡眠就有了明显改善。两周后,依奥兰达每晚便能睡足3-5小时,对于从前整夜睡不着的情况,中药获得的成效令人惊喜。在诊室外那条走廊里坐着,周围有患者来来往往,依奥兰达激动的心情久久无法平静,她一遍遍对着家人说”Chinesemedicineisverygood!”

  两周后,依奥兰达回到了罗马尼亚。从那时候开始,丁国梁主任便定期将开好的中药邮寄到遥远的欧洲。在无数次问候病情的视频里,丁主任都无比认真与谨慎,每必通过朋友的翻译对依奥兰达的病情了解得事无巨细。虽然他和依奥兰达只当面见过三次,但是丁主任像对待他过往四十余年平凡工作中的每一位患者那样,一如既往得温和而有耐心,是实实在在把大洋彼岸的那位朋友放在心里牵挂的关心与重视。

  就这样坚持了12年,依奥兰达打破了曾经罗马尼亚的医生给她生命妄下的定论,和丁国梁主任一起创造了一出敢与命运争高低的奇迹。再次来到曾经给自己治疗过的医生面前,依奥兰达健康的身体与精神状态,让他们震惊,也让罗马尼亚的整个医学界震惊,原来在东亚的那边,未曾了解的国土,他们的民族医学突破了人们的想象。  

  2019年的依奥兰达已经完全康复,她将满腔对丁国梁主任精湛医术与仁心医德的感恩、对中医学的敬畏与向往、对中国医疗体制的认同与赞叹付诸纸上。一封薄薄的却满载情感的信,跨越了近8000公里的土地与湖海,从欧洲来到了亚洲,从罗马尼亚来到了中国无锡。这封信很轻,这封信也很重,它被丁国梁主任默默而郑重地锁在了柜子里。就这样过了三个月,无意间被提起,重现了天日。听丁国梁主任慢悠悠地平静道来,听者内心震动,而对于他来说,只是无数个认真对待的患者的其中之一。